可远望大鹏半岛南澳一带

2021-01-30 00:06

深圳与世界的距离在拉近

当时每逢涨潮,海水就会倒灌进皇岗村的水田,成为“咸水田”。“咸水田”种出的稻谷与一般的水稻不同,稻米呈红色,用这种米煮的饭,当地人称“红米饭”,苦涩粗糙,难以下咽。在“咸水田”里起早贪黑的村民,一天最多可收入9毛钱,而对岸的香港人,即使做麦当劳的兼职,也可以一小时赚到2港元。付出与收获落差如此之大,让一些不愿吃“红米饭”、不甘贫困的村民选择偷渡逃到对面的香港。最多的一个晚上,一个小小的皇岗村就有26人逃到了香港。

随着深圳人的收入与世界缩短了距离,深圳人的文化生活也渐渐地与世界没有了距离。上世纪80年代初,小城深圳最热闹的去处,是广东唯一一家有空调的剧场——深圳戏院。剧院里每周都有新片上映,既有内地电影,也有香港电影,还有外国电影。而架起“鱼骨天线”的深圳人,还有着当时中国其他地区居民无法享受到的“待遇”:和香港人同步观看香港的“翡翠台”“本港台”。

那个时候,深圳与香港,或者说与世界的距离,一方是用望远镜来量出,而另一方,则是冒生命的危险、不惜背井离乡来跨过。而对于卡普钦斯基而言,这距离就是中山装与西装的差别。

深圳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窗口,其实,这座城市也是中国与世界之间架起的一座桥梁。1978年5月,在深圳的莲塘和香港的麻坑之间的深圳河上,一座宽不足1米长不足10米的小桥悄然建起。带头建桥的莲塘村书记万仲英为这座简陋的小桥取名“莲麻国际桥”。这座搭建在深港边界无任何报批手续的小桥,惊动了港英当局,也惊动了中央政府。

这是深圳申办世界大学生运动会的一句口号,后来广为传播,契合了深圳人具有世界眼光的追求。深圳作为改革开放的窗口和试验田,担负着古老中国走向世界的排头兵的历史重任。从讲速度到讲效益,深圳在不断转换发展方式的同时,一直努力追赶世界的潮流,向世界敞开着胸怀,保持和世界的零距离。

一切,都随着1980年国门的打开、深圳特区的建立而改变。落马洲山顶上那个专给游客开放的瞭望台日渐冷落,而在深圳成为中国第一个对外国游客72小时免签证的城市后,瞭望台彻底消失了。

可口可乐在中国内地迈出的这一步深深刺激了其竞争对手百事可乐。1980年10月,百事可乐在香港的业务代表李文富向深圳市政府提出到深圳投资设厂。1981年2月,深圳与百事可乐合作成立了深圳市饮乐汽水厂。拿不出现金的深圳提供田贝5000多平方米的土地作为投资,百事可乐提供设备和50万美元的流动资金;产品的80%外销以港币结算,产品的20%内销以人民币结算。这家汽水厂投产当年产值771万元,利润86万元,在深圳建市起步的岁月里,是效益最好的企业之一。

被誉为“当代希罗多德”、“现代新闻大师”的波兰传奇记者卡普钦斯基,曾于1957年经香港到深圳,初访中国。当时,他曾写下了这样一段文字:“他们穿的衣服都一样,男的穿的都是深蓝色的中山装,女的穿的都是样式雷同、带小碎花的裙子。所有的人都面朝前方笔直地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沉默不语。车厢内一片寂静,谁也不说一句话。我想尽量从他们的面部表情上读懂什么,但是他们都一动不动,没有任何反应。没有人瞥我一眼,尽管我在这些身穿制服和花布衣裙的人中比较显眼、引人注目,因为我的穿着也很奇怪,是一年前在罗马买的那套笔挺的西装。”

深圳,与世界没有距离

说起这座“国际桥”兴建的原因,其实很简单:深圳河的两岸,同样是种菜养鸡,可香港那边每月可收入1200元以上港币,而深圳这边起早贪黑每个月也只能收入30多元人民币。有110个过境耕作证的莲塘村,完全有利用香港环境致富的条件,但水流湍急的深圳河成了村民过境“揾食”的最大障碍。于是,万仲英和村民们决定在深港界河上建一座桥。后来,莲塘村的村民们正是踏着这座“国际桥”过境耕作,就地销售蔬菜鸡鸭,开办了深圳在香港的第一个养殖场。到1980年,莲塘村民每个月已有1500多元港币的收入,那时,中国内地人的月收入不足100元。

“深圳,与世界没有距离”,这句最能体现深圳人心境的话,本来就专属于深圳大运会。2005年11月,深圳市申大执委会向社会公开征集申办口号,得到广大深圳市民及全国各地热心人士的热烈响应。在征集到的793份口号中,这句“深圳,与世界没有距离”最终脱颖而出,成为深圳申办第26届大运会的口号,并于2006年5月正式对外公布采用。

而中英街,这个“一街两制”的奇特景观,从它的兴衰更容易读懂深圳与世界的距离在拉近、拉近、拉近之中,终于融为了一体。在20多年前,长度仅有200米的中英街每天的游客人数都能达到数万人,仅深圳一侧的店铺年销售额最高曾达6亿元人民币,可谓盛极一时。然而在1997年香港回归之后,中英街没落了,因为深圳和内地的游客直接前往香港,已不再是一件难事。(王京生主编)

1985年10月,时任美国副总统,后来出任美国总统的老布什及其夫人第一次访问深圳,在深圳停留的两小时四十分钟中,只去了一个地方——饮乐汽水厂参观。在生产线旁边,老布什兴致盎然,拿起一罐刚刚生产出来的罐装百事可乐喝了两口,然后风趣地说道:“我在深圳喝的百事可乐比在美国喝的味道还要好!”或许,在老布什看来,深圳的口味与美国的口味已经没有了距离。

深圳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窗口,其实,也是中国与世界之间架起的一座桥梁。深圳与世界的距离在拉近之中,终于融为了一体。

◎观念九深圳,与世界没有距离

上世纪50至70年代,深圳河的两岸因存在着两种当时可以称之为对立的社会制度,成了观察家与好奇者的前沿。当时的港英政府在深港边界开辟了两个游览区:一个是落马洲警署西侧山顶,可居高远望深圳河北岸皇岗村、渔农村一带;一个在坪洲岛,可远望大鹏半岛南澳一带。这两个游览区吸引了大批外国游客,他们用望远镜来眺望皇岗村:皇岗村一带只有水田、鱼塘和零落的村庄。弯腰劳作、赤着双脚,两腿被海水泡得红肿的村民,在对岸瞭望台上外国游客的“观赏”下艰辛劳作着。

1980年初,一位美国游客来到深圳,他用自己的镜头记录下了老城变化前安静的面容:蓝天、白云、青砖大屋、石板小巷,那些建了近百年的老屋和碉楼,那些像帽檐一样伸出屋墙遮盖住人行道的骑楼,那些墙壁上布满了的褐灰色的斑驳,那些望不到尽头的田野、池塘和乡村……

这位叫亨达的美国人和中国粮油集团签署了一份合同,获准向中国出售瓶装可口可乐。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第一批公开进口的美国饮料。

(责任编辑:韩茜)